当我在这里

   2018年01月05日 14:44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
我曾离开你多时,如今再次相遇。隆里,千山万水中的一系,一直美在流转韶光里。而我在这里,看你任风来霜去,山中幽兰般亍立在随时间变换的绿毯和黄金里。

六百年来,你在时间的那里,逐渐糅杂了汉、苗、侗的美魅,儒、佛、道均在这片富饶祥和的土地根植,随着光阴的游走,你一直温软而坚定地温养着依附着你生存繁衍的子子息息。

当我在这里,绿藤庵满的石桥拱门上刻满了岁月痕迹。花开见佛,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,不知你是否向往那种生活,薄雾晨曦,推开寂寥的窗纸,望缓缓荡漾着晨光的河面,感悟人生真谛,听庙里的钟鼓木鱼,敲开困倦的眼帘。一方净土,一方碧天,站在古枫树中央,耳边便是经纶环绕,飘然的经音簇成的烟火气。

当我在这里,幸运的看到了以手编织着时光的你铸就的精巧的窨子屋,你的精巧、你的智慧使我叹服,亦使我倾慕。

有幸在儿时于古书院就读,“龙跃柳池,和风云会九霄路;枋夺杏苑,花放水流二月天”,桂树、垂柳、牡丹遍植于古中式花园。燕递絮语初垂柳,仲夏凉风拂清荷,亭亭兀立秋香桂,伴着学子们郎朗读书声“云外天香”。

当我在这里,我来得稍晚,已无缘得见你“城内三千七,城外七千三。七十二姓氏,七十二口井。”的盛景,只有那依旧冒着涓涓清泉的七十二口水井和光滑似镜的井岩告知我:你曾经包容了千万的子孙和万千故事。

簇拥着你的稻田的田埂上,荠菜已经高举起顶花的茎,飘摇的衰老白花连成了片。这片承载着哺育重任的土地,仿佛钢琴键一般,随时演奏出生命的交响曲。当绿地变金黄,古村落的气息便以成片丰收的方式依附在肥沃的田野上。

天气很好,用一句矫情的文艺话可以这样说:微风轻轻的吹,阳光暖暖的照,蓝蓝的天上有白云飘。平水石桥的桥墩里桥面上,情绪随着河里团团云层影子悠悠荡荡的飘向远方。轻敲石板,惊跑桥下一心一意寻觅美味的大白鸭。那牵牛而过的老爷爷数着花白的岁月一日又一日。

当我在这里,曾经的花街鹅卵石已被磨平,接龙送福的仪式依旧寄托古城人民对生活的美好向往。

忱着真武山的古枫落叶,你等候太久。

聆听正阳门悠远的风铃声——叮铃,叮铃,叮铃......迎来一个个你迎来了又送走过的旅人。

木青《从前慢》说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隆里,缓和而坚定地告诉她哺育的儿女,她就在这里,看你离去,等你回归。成长在这片和煦清美的土地,教会了我一件要履行一辈子的事——用心生活。


(锦屏县地方税务局  杨娟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:

网站帮助|关于我们|联系方式

欢迎您访问黔东南州地方税务局,请使用IE7以上(含)、Firefox、Opera、360、Chrome等浏览器

贵州省地方税务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1001206号-1

政府网站标识码:5226000040  公网安备 52010302000002号